12月4日,上海市消保委與上海市食藥監局聯合發布《油條消費體察情況》,結果顯示,成山路一家名為“四大金剛”的餐飲店油條鋁殘留超標9倍;一家上海麥當勞門店的油條被檢出塑化劑(DEHP)數值為1.35mg/kg,接近于國家臨時限量值的上限水平。

當晚,麥當勞發布聲明稱,經確認,麥當勞餐廳售賣的油條及其包裝在生產過程中沒有添加任何塑化劑,請消費者放心食用,并表示將排查油條被測出塑化劑的原因。

null

食品中檢出塑化劑并不稀奇

“塑化劑”這三個字在2011年的臺灣“塑化劑風波”中一舉成名,隨后在2012年的“白酒塑化劑風波”中再接再勵,鞏固了在食品安全領域的知名度。

不過,雖然這個名字不陌生,但圍繞塑化劑的那些常識,可能大家都忘得差不多了。

塑化劑,通俗點講,就是添加到塑料中,有助于塑料成型的。食品領域說的塑化劑,一般指鄰苯二甲酸酯類物質,它細分起來有多達幾十種。

塑化劑進入食品中,主要有三種渠道:

一是食品原料中帶入的,比如現在很多城市周邊的農田土壤,都受到了塑化劑的污染,水稻小麥等糧食就可能吸收塑化劑;

二是在食品生產加工中接觸并遷移的塑化劑,比如生產中接觸到的機器、設備、管道都可能有塑料部件,導致一定含量的塑化劑遷移到食品中;

三是由塑料包裝中遷移到食品里的。

null

正因為環境中隨時都可能有塑化劑遷移到食品中,所以在食品中檢出塑化劑并不值得大驚小怪,因為這些無意中“侵入”到食品中的塑化劑,其含量總是可控的,一般也不至于特別高。

但如果是人為往食品里添加塑化劑,那風險就相當大了——比如臺灣塑化劑風波就是這種,其中一款產品檢出塑化劑DEHP的含量達到了600ppm,相當于此次麥當勞油條檢出值的600倍了。

在非人為添加的情況下,要排查出塑化劑的具體來源也并不容易。具體到炸油條來說,除了包裝,生產原料(面粉)、食用油(要看是否用塑料瓶裝油)、油條全程接觸到的設備都有可能是塑化劑的來源。

實際上,我們生活中的各種食品中都可能有塑化劑。比如,根據第四軍醫大學和西安疾控中心2015年的一項調查,共檢測了市售的40份塑料桶裝食用植物油,其中有37(占92.5%)份食用植物油不同程度的檢出了塑化劑;2010年,華南農業大學柳春紅教授從大型超市隨機采購方便面和方便米粉食品進行檢測,DBP和DEHP的檢出率均超過50%。

此外,如果對水源地的水進行檢測,大部分情況下也會檢出塑化劑。

null

食品中的微量塑化劑殘留不用擔心

從危害上來說,因為絕大多數塑化劑都會被人體很快代謝、排掉,所以認為塑化劑的急性毒性是很低的,但對其慢性毒性還是有些擔心,毒理學實驗表明,它可能會有一些生殖毒性。美國環保署( EPA) 將其列為人類可能的促癌劑或致癌物質。

總的來說,食品中的微量塑化劑殘留一般不值得擔心,但如果是殘留量太高,就要考慮食品污染問題了。

目前,各國監管部門都會制定一些措施,以控制食品的塑化劑污染問題。比如,歐盟規定DEHP和DBP這兩種塑化劑遷移到食品中的量分別不允許超過1.5mg和0.3mg/kg,當然,這只是遷移量,遷移并不是暴露的唯一途徑。

null

在臺灣塑化劑風波后,中國衛生部出一個函,規定DE-HP、DE-HP、DBP這三種塑化劑的最大殘留量分別為1.5mg/kg、9.0mg/kg和0.3mg/kg。需要注意的是,這是一個參考值,并非標準。

而在2012年,當時的衛生部也表示,將對重點食品開展塑化劑風險監測,包括嬰幼兒食品、白酒、食用油、方便食品的調料包。不過很遺憾,衛生部答應了要公布風險監測結果,但至今也沒有公布。

這些生活細節,才是最大的風險

對于預包裝食品,廠家一般都會從各個環節防控塑化劑的污染,相對來說沒那么可怕。對于普通消費者來說,更大的風險可能來自于生活中的其它方面。

根據研究,塑化劑的遷移與接觸的食品基質、溫度都有關系,最“喜歡”的基質有油和酒精,溫度越高跑出來的越多。

所以,照此推算,風險較大的暴露途徑可能有:

1、每天早上出去買早點,用塑料袋裝油條、包子、煎餅的,完全符合塑料、油、溫度這三者的條件組合,塑化劑遷移量絕對低不少。

2、每天吃的外賣餐盒,也符合油、溫度、塑料的三者組合,但要看飯盒的材質,材質好就不用擔心。

3、不合理存放的食用油,比如將食用油放在塑料瓶子里,還有光照。

null

另外,如果是兒童,則要考慮劣質玩具中遷移出的塑化劑對孩子健康的影響。